中国女性的感情与性

##《中国女性的感情与性》 –摘录

人几乎是世界上绝无仅有的能够作自杀性选择的动物。

弗洛伊德曾经这样讲到禁欲的后果:禁欲不可能造就粗犷、自负、勇于行动的人,或是富于创造力的思想家,大无畏的拓荒者或改革家;通常它只造就‘善良’的弱者。……一个人若能对其爱欲对象锲而不舍,我们便不难相信他在追求别的东西时,也一样能成功。反过来说,不管为了什么,一个人若禁绝其性本能的满足,他的人生态度便难免和易谦让,不能积极地去获取。思考能力之所以会不发达,一方面固然与性好奇的抑制有关,另一方面,又因为人们在宗教问题上不能够自由思考,不敢打破禁忌,背叛某些信仰,而日趋严重。摩比士相信,两性间不管是性冲动或心智活动皆有差别,可见女性智力之所以低下原有其生理学的背景,这种说法已经遭到很多人的反对,我也同样不赞成。相反,我认为许多女人的智力所以会比较差,乃是因为思考能力的发展,被性压抑所牵连,而不能充分。……社会苦心压抑那些它认为有害的精神动力,到头来还是一无所得。吃人的礼教带来了心理症的增加,在个人的牺牲里,社会并没有得到什么好处--的确没有任何好处可得。

中国的禁欲主义并无宗教色彩,而是一种世俗的出于意识形态纯洁化意图的禁欲主义。

人生在世,对一切事都有一个从无知到有知的过程,这本没有什么可说的。可是如果人在某事上的无知有人为的因素,即有人有意地造成了人在某事上的无知,或有意延迟人了解某事的时间,这就比较有意思了--性这件事就是一个典型的事例。

性的无知在某个时期是纯洁的象征,是值得人们自豪的事情,相反,拥有这方面的知识会成为可耻的事情。如果有一个社会或时期,人们会以某种知识为耻(无论是关于什么事物的知识),那么对这个社会或时期的人们的理性就不能抱有太大的希望。对这个社会最精辟的概括只能是乔治.奥威尔在《1984》中所说:战争即和平;自由即奴役;无知即力量。

女性的性的学习途径和过程是各色各样的,有的是相当艰难的。学习的困难无疑会加重人们对性的神秘感和罪恶感,使她们或者觉得这件事非常重要、非常神秘、非常好;或者觉得这件事非常可怕、非常肮脏、非常坏。与此同时,她们或多或少失去了对这件事的平常心。

我爱不上第一流的男人,是因为我不是一个第一流的女人。

坏女人才喜欢性,有性欲;好女人必定是性欲低下的。

性行为在中国文化中出于一种特别尴尬的地位,说得不好听一点,中国人在性的问题上相当“变态”,也就是没有平常心。由于我们是文明人,道德深厚,所以应当尽量远离各种动物性的活动,性活动就是这种很接近动物性的活动。可是人又有这种动物本能(中国人特别不愿意承认这一点),社会和家庭又要通过这一活动来繁衍(中国人特别愿意强调这一点,好像这才是为性活动“正名”)。这种文明过度使我们感到性活动或性活动中的某种形式、姿态是丑的;不喜欢这种活动的人有一种道德优越感;喜欢这种活动的人有一种自甘堕落的放荡感。两种感觉都不正常,都缺少平常心,都缺少对一种人类自然活动的自然的美感。